北京天平(长沙)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京成告诉周刊君,因为对方提出重新鉴定,而鉴定程序不在审理期限之内,不是司法机关能决定的。

这让张佩芳感到毫无尊严。她认为,谁都不能理解她,“等(纪念币)升值了拍卖,到时候可以赚300多万。”